網站首頁|關于我們|聯系我們

規模過大杠桿率過高 央企參與PPP面臨兩大風險

發布日期:2018/5/28 瀏覽次數:651
  PPP大力推廣以來,其模式被廣泛應用于基礎設施、公共服務領域項目建設,為了適應改革需求,央企成為了PPP市場最主要的參與者。根據明樹數據統計,截至2017年年底,央企牽頭參與的PPP項目成交金額累計為5.7萬億元,占比達到59%,如果再考慮央企非牽頭參與的PPP項目,央企參與的PPP項目成交總額預計達到6.5萬億元。
  有專家表示,央企具有資金雄厚、融資能力強、高質量人才儲備多、與地方政府糾紛更易協調等優勢,使其成為PPP業務中最重要的社會資本方。與此同時,PPP項目投資周期長、投資金額大,目前巨大的PPP項目規模對央企的投資決策、融資、風險識別、運營管理等方面能力形成較大挑戰,其中所蘊藏的潛在風險尤其不容忽視。
  談及央企參與PPP主要面臨風險有哪些?蘇寧金融研究院宏觀經濟研究中心主任黃志龍昨日在接受《證券日報》記者采訪時表示,目前有兩大風險:第一是PPP項目自身的風險,由于央企在項目甄選過程中主要是與地方政府開展合作,希望通過地方政府隱性擔保、承諾函等舉措來控制風險,而對于項目的盈利前景和現金流考慮相對不足,因而如果PPP投入資金過大、投入周期過長、現金流嚴重不足,將使得央企面臨自身資金配置的困境;第二是央企參與PPP項目的杠桿率過高,央企參與PPP項目主要是銀行信貸等債務資金,自有資金投入相對不足,這將使得一旦某個項目發生違約,將可能擴散到整個企業,加大整個企業的財務和債務壓力。
  “針對這兩大問題,央企在參與PPP項目過程中,重點考慮項目的盈利前景,同時要嚴控參與PPP項目的規模和占自身業務的比重。”黃志龍表示。
  實際上,2017年11月份,國資委印發《關于加強中央企業PPP業務風險管控的通知》(簡稱“192號文”),控制央企參與PPP項目的規模和杠桿率過高的問題。
  專家表示,國資委的192號文讓狂奔了4年的PPP項目放緩腳步,放緩并不是遏制PPP項目的發展,放緩是為了更好地規范PPP項目建設,更加健康、可持續地建設PPP項目。對于央企而言,當前的風險防控工作是為未來PPP項目回歸本原,肅清障礙,實現未來PPP項目的更好更快發展
大发国际官网 吉木萨尔县| 顺义区| 绥芬河市| 桃源县| 留坝县| 阳春市| 桃源县| 仙居县| 安平县| 逊克县| 常宁市| 民乐县| 林西县| 宜兰县| 新乐市| 浮山县| 郯城县| 水城县| 松江区| 依兰县| 嘉黎县| 舒兰市| 囊谦县| 卓尼县| 吉木萨尔县| 赤壁市| 朔州市| 顺义区| 山东省| 来凤县| 盐源县| 青神县| 剑川县| 河北省| 新民市| 双桥区| 新密市| 南江县| 杂多县| 扎赉特旗| 南安市| 荔波县| 榆中县| 桐乡市| 德清县| 措勤县| 焦作市| 称多县| 灵台县| 来安县| 河曲县| 衡水市| 台中市| 砀山县| 高平市| 日土县| 凤庆县| 遂川县| 筠连县| 从化市| 灵寿县| 阜南县| 卢湾区| 沾益县| 博爱县| 平潭县| 乐昌市| 武宣县| 东莞市| 朝阳市| 若羌县| 秭归县| 南华县| 呼图壁县| 龙山县| 昔阳县| 孝昌县| 温州市| 安庆市| 大丰市| 福贡县| 马边| 太和县| 广水市| 乾安县| 伊金霍洛旗| 兴文县| 怀宁县| 荔浦县| 乌海市| 铁力市| 忻州市| 赫章县| 元阳县| 河北省| 鄂尔多斯市| 巴彦县| 凤凰县| 康定县| 拉萨市| 衡水市| 杂多县| 青神县| 五指山市| 新河县| 乃东县| 奎屯市| 沙洋县| 中牟县| 淳安县| 任丘市| 宿州市| 苍梧县| 台中县| 开鲁县| 信宜市| 苏尼特左旗| 舞钢市| 清新县| 青海省| 凌海市| 上杭县| 温州市| 武功县| 雷山县| 清徐县| 泰来县| 建湖县| 乐业县| 铜梁县| 昌乐县| 苏州市| 和田市| 宜州市| 都匀市| 电白县| 新泰市|